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701|回复: 0

莆阳名人传:方良永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4-16 04:59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莺歌 于 2019-4-16 05:31 编辑

莆阳名人传:方良永
来源:【霞皋八卦村复兴群】    资料提供:方国华

    方良永(146l1527),字寿卿,号松匡,莆田县荔城人(莆田城内草舍里今属荔城区梅峰居委会后塘)。明弘治三年(1490)进士,官至刑部尚书,是明代莆阳以直节劲气闻名的重臣。
谨于职守  不阿权贵
   方良永出身莆阳望族之家,替缨相通,盛久不衰。他生于明天顺五年(1461),聪颖好学,立志功业。补郡邑库生,后与弟方良节同科理进士第。莆阳有“龙虎榜头孙嗣沮,凤凰池上弟连兄”之谚,前句指唐状元徐寅、宋状元徐锋,后句指方良永弟兄连快登第。
   方良永登第后,先在户部观政(见习政务),派往两广督收欠税。当地所司依例有馈赠,良永严肃阻止。时邑人陈茂烈正奉使广东,拜会名儒陈献章为师后将归,遂与良永联舟北还。夜泊时流寇淬至,众客惊慌失态,良永意气安闲如平时。茂烈敬服良永胆量,遂定交为友。
这年冬季,方良永授刑部广东司主事。任上,审讯详明,断决平恕;权贵涉案,一点亦不挠屈。为时任刑部尚书的彭韶、白昂所赏识。三载考绩,升员外郎。
   明弘治十三年(1500),方良永摆广东按察司金事。御史知良水名声,檄令代理学政。数月后,海南琼州巨寇符南蛇作乱,聚众达四万人,攻劫杀掠,守吏多弃城走避。时刘大夏总督两广军务,方良永慨然请行,被委任代理海南兵备。
     良永到海南后,宣布朝廷思信,欲予招降。不听,便调防海兵剿捕之。因有将贪功轻进,致使挫创。于是,刘大夏令良永统率诸路兵力,纪律严明,出奇制胜,遂擒获元凶及其余党,完全平定了大乱。
良永在这次战役中,出入军午,三易寒暑。陈夫人担惊受怕,思夫成疾,卒于官所。幼儿呱呱,良永无暇顾及.一心一意平定大乱,为民谋福。琼州人建洞万座奉把他。
不意宵御史嫉忌良永,欲追究所渭失利之罪。时刘大夏已升任兵部尚书。叹曰:“海南之功,当以方金事为第一,反而坐之以罪邪:”在皇上前为良水辩白,皇上赐银币搞劳良永。
这年,海南北道兵备缺员,吏部以方良永村风力.推补其职。良永巡历两道防务.每到一处,所有行李皆令官员登记,离去时令开箱验证。杜绝站污清廉的名节。
   良永任上执法必严。琼州畜豪海某人,勺嫂成奸被发觉。因从中疏通.以致该案久拖不决。海某知良永为人严肃.不可接受。遂谋划派人先行笼络良水的子侄,再行疏通。良永广解案情后,立刻判决。海康(今属广东)知县王某,凭借太监刘建权势,虐用下官。刘理事败后,仍冒充时才自荐,方良永疏劲之。指挥张菜坐赃有罪.行贿自救,良永将其法办。从此、吏民揣揣奉法,巨贼望风解散,境内肃然。巡按彻史华公英率先向朝廷举用方良永。正在这时.讣闻父丧,良永即日奔山。常例有水手银与僚属馈赠,良永一无所受。
   明正德三年(1508).方良水父丧服除,来京等侯朝廷授职。时武宗荒政不上朝,官员朝见,至左顺门行顿首礼。太监刘理用事,权倾一朝,以皇帝自居。外官来朝礼毕,必须再拜刘理。司礼的鸿脏官员引导良水至左顺门行叩头礼后,又令东向揖拜刘理。良水不拜,径自出门返回旅舍。有人劝良永另到刘理府上拜遏,以免生事。良永怒曰:“身可死,官可弃.礼不可屈也!”刘理闻之益怒。
数日后.吏部授方良木河南佑阳兵备抚民金事之职。刘理娇旨曰:“此缺不系额设,方良永这扇如何营补选,著致仕去。”良永自料触犯刘理,其祸匠侧,故以得澳致仕为喜.谢恩即行。其实,此缺实为祖宗额设,孝宗尝申沼必推补有风力者任之,完全是刘磋矫证伎俩。
    良永既去,刘理仍恨不罢手。适逢海南有人上诉一枚命案,因良永尝代理海南兵备职事,欲嫁罪良永,遂奏遣锦衣干户、刑部郎中前往勘问。刑部郎中同时敏主持正义,竭力辨明良永元罪,得以幸免。方良水自此杜门不出.绝口时事。后来,良永的一位同年,系刘理党羽,来函告知,刘理对其事有后悔之意,并催促良水前来拜见。良永怒焚书信.不屑答复。
明正德五年(1510)八月,刘理国密谋叛反被诛。方良水才被起用为湖广按察副使。之后,先后升任广西按察使、山东右市政使。
      在湖广时,邑人林俊适为巡抚.正奉命围剿兰、部之乱、催促方良永速赴军门谋议军事。良水居蜀数月,对平乱赞画甚多.立到平定后方回署司事。良永禁止欺压商贾的官衙私买、查处马头未壁等人牟利害民之罪,多年宿弊迅速革除。在广西,任职半年,审理冤案滞狱,法办贪吏,打击富豪,风裁凛然。巡校御史朱志荣,一向挟势妄为、违法乱纪,见良永居官清严,密令同官以重礼笼络,暗示将钉厚意。良永毅然揭发其奸.致朱御被罢官而去。
明正德八年(1513)年,方良永弟良节升任山东右布政使。开创闽人兄弟同登进上,又同掌一省的先例。翌年,吏部获准依照英宗正统间的做法,考察全国才行兼优、政绩显著的官员十六人,由朝廷表彰,方良永名列其中,奉旨以彩币羊酒搞劳。
舍命为民   痛斥奸宠
    明正德九年(1514),方良水由广东按察使转任浙江有布政使。到任伊始,问民疾苦,清除多名奸吏,又取府库羡余代民常供,抑制监督织造内臣的蛮横雨道行径,所省不货。
良水初到任,便闻近侍朱宁辫钞攫财,坑害民众之事,心甚恶之。不久,前镇守太监刘璟告知:朱宁钞价意欲倍增。经了解,原先将钞分发浙江十一府,以每钞一元易银二两。朱宁嫌其太轻,欲增至四两。次日,重提此事,良永坚持不可。刘碌离席穴誓曰:“我受朝廷厚恩,岂不知此事赃官百姓?只是形势如此,不得不为耳I我即不为.他人必为,百姓依然受害,而我之祸立至矣!”声明俱下,不能白禁。过两闻,再次向良水提出,竟然要求增至三两(即以两万元纸钞兑银三万两)
   面对权责咄咄逼人之势,方良水退而思之,认为身有官职而不行使职权,必须大职;心虽愤激,但无力挽救、亦是失职.于是请求辞官致仕,不允。不久,闻朝廷新有禁例:势豪辫钞害人者必罪。良永窃喜此事徐当中止,故萋萋不去.以待其受。不意历经数月,例禁依然不能执行。有司反征询兑钞价急于星火,甚至狼狈为奸,倍而又倍,椎肤剥髓,民不堪命。新任镇守太监王堂提出折衷办法、可将已完兑的二万四千两银截解,以稍微满足朱宁之心。并声称:“前头太监既为朱宁敛财,我不得不为之发送。”
方良水对朱宁留钞害民行径.深恶痛绝,同时对宪宗心腹之臣刘碌、玉堂,本可轻而易举地加以阻止,却一脸愁态.元可奈何,一曰:“不得不为”,一曰“不得不解”,助封为虐.横敛害民行径.不忍缄默。他亦深知,事涉权贵,言出祸随,但念“一身之患害,轻于日姓之荣毒”,故昧死上疏参勃朱宁。
    方良永这篇以“为还民财.以消民怨”为主题的《动朱宁疏》,以高屋建瓴之势,从“民为邦本”破题,揭露朱丁攫取民财、戏碱邦本罪行,及其负思欺君嘴脸。琉曰:“陛下亦知:民者邦之本、财者民之心乎;又知国家财赋尽出东南,浙江居其半乎?故爱国必爱民,爱民必借财,而浙之民、之财.尤当爱以惜也。陛下环视左右,员亲且信、与同休戚者谁耶?臣以为莫如朱宁。()宁也,出自贱氓,甘为民养。陛下—旦假以‘义子’之宠,脐诸公侯之列,势倾中外,富以封君(领受封邑的贵族)。其亲之也至矣!为宁者、粉身碎骨,以图报称,尚不能万分之一,乃而有之,其攫取陛下之民财,版贼陛下之邦本,以自速其不臣之罪,无是理也。无而有之,其愚耶?病狂耶?不然,欺也:陛下俯听臣言,即甚爱宁,必大怒也。”“臣独怪朱宁之忍于负陛下也。今人有一饭之思必报。陛下之待来宁,岂一饭比哉?不图报恩,反取陛下之邦本而动摇之,略不顾惜。故迹其所为,在事为不孝,在臣为忠.在法所必诛而允赦者也。”
方良水尖锐指出,在朱宁横敛民财过程中,一些宠臣不加阻止,因此朝廷已陷入“陛下有大臣而不能用,有亲臣而不肯用”的严重政治危机之中了。
   方良永进而指出:“今四方群盗甫息,疮病未溜,边事多虞,馈饷不继。浙东、西诸郡,雨雹为灾,待哺之民,吸败千里。事势若此,苟犹隐忍不为陛下言,则已敛之财,必入朱宁之手,而民心伤矣[民心伤则国本伤,本伤则枝干凋瘁,根抵职拔,陛下其能曼然于上乎?”良永毫不忌讳责问:“是孰使之哉?陛下之‘义子’,亦陛下之亲臣也[陛下反思及此,能不寒心?”疏请明武宗“割偏私之爱,奋独断之勇”。廷洁朱宁以鬻钞害民之故,如其饰非护短,不肯服草,敢于欺阁,即将其下之沼狱,明正典刑,以昭示天下,为臣子悖逆之戒。惟陛下明察而果行之。同时,请求急救都察院,行巡铵浙江监察御史,会同镇守等官,将已敛钞价尽还给民,未敛之数随即停止,并查究奸吏借机多科侵克之弊,悉置诸法。。则民怨末甚,犹可慰解;邦本未摇,犹可培植”。最后,直言警告曰:“陛下如以臣言不然,置之不问,日复一日,尾大不摔,将必蚕蚀天下,肆无厌之求,出于寻常所不料者。陛下于是时也.悔之晚矣:”
方良水《劲朱宁疏》,无情揭发内侍朱宁留钞害民欺君恶行,直指明武宗之失,不胜激切痛愤之至,尽现其忠君爱民之心。疏人,通政司私下向朱宁出示,朱宁甚为恐惧。一面留疏不报.一面采取紧急措施,力加掩饰。派遣校尉拘捕一些倚势留钞者,以钞值还于民,故作姿态。又假意乞请朝廷下令散还前价。暗地召回前派执行留钞太监,再行欺君之事。朱宁原计划于全国摆钞樱财,浙江、山东为先行之省。不意在山东为巡抚赵璜所阻、浙江方良永亦揭发其奸,于是不得不罢手以自保。
     是时,朱宁正为武宗所幸,怕宠藉威,势倾中外,朝廷大小政事,多由朱宁决定,自公卿以下大多掐媚巴结他。举朝屏息.公卿、台谏无敢出一语。方良永却以外朝之臣,讼言诛之,其直言敢谏,震惊中外。
   方良永开始草疏时,连妻子亦不知道。进疏十日后,才向镇守太监们透露其事,太监闻之无不大惊失色。其后,反而愧谢良永,并暂缓征价。朝野僚友纷纷赞扬良永之疏。浙江士绅奔走贺曰:“近五十年无此疏也门时为大理寺卿的莆臣黄巩,致书赞曰:“官沙一疏,足以落权幸之胆而束其手,拔浙东、西数百万生灵垂死中而生之。宇宙间数百年,不可无此一举;朝内外数干大小执事,不可无此一人;丈夫生世如朝露,官爵如雨泡。不可无此一着。”高度评价良永之疏的重大意义及其非凡风节。
至孝孤患  不苟进退
   方良永白知朱宁对其恨之入骨,必加陷害,思念名母,遂连上二疏乞请致仕。朱宁从中径批不允,又私下授意,以示“无憾”,良永曰:“是欲牢笼我耳!“再疏求去。吏部复允。
方良永居家六年,与林俊、郑岳、陈茂烈常游从,停行礼让,为里俗先。部使者与郡县官司长.亦常向他咨询财政,良水悉心开陈,而不及私事。有时阅邮报,见时事D4F,忧形于色。时宁王朱良壕与朱宁密谋叛反,良水料其必犯安庆(今属安徽),进而攻占留都南京。适逢门生林有禄同知交庆,良永教其秘密防备。不久,朱良踪果然反叛。人多服良永有先见之明。
明正德十六年(1521),明宪宗病死,世宗登基.朱十伏法后、力有转机。御史末节、沈灼皆奏请起用良永,左都彻史胡世宗丙加荐用,“称良永“为人仗义,而不随流俗‘舍己为民,而不避权势。有体国为民之志,修政立事之才,与他超龄自守、惟保名位者不同。”遂摇都御史,抚治郧阳(今属湖北)等处。
良水为人至孝,念老母年已八旬,身婴疡疾,连疏乞请终养。世宗见奏情词迫切,哲令在家侍养.候母病痛之日起用,又降旨“持有相应员缺用他”。都彻史姚镁奏请,子以破格褒宠。吏部尚书乔字、户部尚书孙交建议:“良永居官宗谨,家无赢余。宜依廉官侍郎潘礼孝养、御史陈茂烈例,月赐食米。”世宗圣旨曰:“方良永既居官素谨.著有司月给米三省养赡。钦此。”良水上疏,以家虽贫犹能自给.供奉未缺,处境亦与潘、陈二臣稍异为由,辞免月米。因已有成命,不被辞却。多年后.老母谢世,世宗遣官逾祭,命有司营葬,又以廉孝赐月米,皆是待例优礼待遇。
   明亮靖六年(1527)七月底,方良永母灾服除后.沼命总理粮储,兼巡抚应天府等地。良永念朝廷之思,国事之重,闻命即行。于八月初随带家人二名,兼程就道,炎热不避,至浙江衡州府发病。郡府延医诊视,良永自度病势非药力能降,孤身客死无益,不得已连琉乞归。因病情危重,未报急返,九月逝世。午六十七。此前,朝廷推用良木任南京刑部尚书.卒后沼命方到,令人不胜悲叹。朝廷赐祭葬,说简肃。邑人于荔城故里为其建词立坊。
      方良永入仕二十余年,在官不及其半,居官素谨.以廉洁著称。外和内刚,不倚权势,不苟进退;忧国悯民,凛然请命。至孝孤忠,始终一致。清操雅望,上下交誉。
方良永著述有《方简肃文集》十卷传世。《四库全书提要》称:“其文持笔挥洒,虽不刻意求工,而和平坦易,不事钩棘,视后来摹拟涂饰之习,转为本色。其论动朱宁一疏,慷慨壮烈,犹有牵据折槛之风。”《宋史》称,方良水同理学家土阳明素善,但学术观点不同。针对王氏心学,
尝言:“近世专言心学,白谓超悟独到,推其说以附于象山(陆九渊),而上达于孔子。目贤圣教人次第,为小子无用之学,程()()而下.元不受摈(摈弃.排斥),而不知其人于妄。”认为土氏心学,已经坠入“妄说”的境地。看来、他还是坚信孔于的教人学说。
   方良永既与弟良节同年登第,良节官至广东左布政使.亦有治行。故荔城立“名世上卿,同朝岳伯”坊.为吾莆科第之盛事。
摘自《莆阳名人传》


[廉政史鉴]莆阳历史清廉人物:方良永
来源:荔城区纪委监察局 | 浏览次数: | 时间:2015-03-31 17:30 |
方良永(1461—1527),字寿卿,号松压,莆田县荔城人。明弘治三年(1490)进士,官至刑部尚书,是明代莆阳又一以直节劲气闻名的重臣。
谨于职守 不阿权贵
方良永出身莆阳望族之家,簪缨相踵,盛久不衰。他生于明天顺五年(1461),聪颖好学,立志功业。补郡邑庠生,后与弟方良节同科擢进士第。莆阳有“龙虎榜头孙嗣祖,凤凰池上弟连兄”之谚,前句指唐状元徐寅、宋状元徐铎,后句指方良永弟兄连袂登第。
方良永登第后,先在户部观政(见习政务),派往两广督收欠税。当地所司依例有馈赠,良永严肃阻止。时邑人陈茂烈正奉使广东,拜会名儒陈献章为师后将归,遂与良永联舟北还。夜泊时流寇猝至,众客惊慌失态,良永意气安闲如平时。茂烈敬服良永胆量,遂定交为友。
这年冬季,方良永授刑部广东司主事。任上,审讯详明,断决平恕;权贵涉案,一点亦不挠屈。为时任刑部尚书的彭韶、白昂所赏识。三载考绩,升员外郎。
明弘治十三年(1500),方良永擢广东按察司佥事。御史知良永名声,檄令代理学政。数月后,海南琼州巨寇符南蛇作乱,聚众达四万人,攻劫杀掠,守吏多弃城走避。时刘大夏总督两广军务,方良永慨然请行,被委任代理海南兵备。
良永到海南后,宣布朝廷恩信,欲予招降。不听,便调防海兵剿捕之。因有将贪功轻进,致使挫创。于是,刘大夏令良永统率诸路兵力,纪律严明,出奇制胜,遂擒获元凶及其余党,完全平定了大乱。
良永在这次战役中,出入军中,三易寒暑。陈夫人担惊受怕,思夫成疾,卒于官所。幼儿呱呱,良永无暇顾及,一心一意平定大乱,为民谋福。琼州人建祠五座奉祀他。
不意有御史嫉忌良永。欲追究所谓失利之罪。时刘大夏已升任兵部尚书。叹曰:“海南之功,当以方佥事为第一,反而坐之以罪邪!”在皇上前为良永辩白,皇上赐银币犒劳良永。
这年,海南北道兵备缺员,吏部以方良永有风力,推补其职。良永巡历两道防务,每到一处,所有行李皆令官员登记,离去时令开箱验证,杜绝玷污清廉的名节。
良永任上,执法必严。琼州富豪海某人,与嫂成奸被发觉,因从中疏通,以致该案久拖不决。海某知良永为人严肃,不可接受。遂谋划派人先行笼络良永的子侄,再行疏通。良永了解案情后,立刻判决。海康(今属广东)知县王某,凭借太监刘瑾权势,虐用下官。刘瑾事败后,仍冒充时才自荐,方良永疏劾之。指挥张某坐赃有罪,行贿自救,良永将其法办。从此,吏民惴惴奉法,巨贼望风解散,境内肃然。巡按御史华公琏率先向朝廷举用方良永。正在这时,讣闻父丧,良永即日奔归。常例有水手银与僚属馈赠,良永一无所受。
明正德三年(1508),方良永父丧服除,来京等候朝廷授职。时武宗荒政不上朝,官员朝见,至左顺门行顿首礼。太监刘瑾用事,权倾一朝,以皇帝自居。外官来朝礼毕,必须再拜刘瑾。司礼的鸿胪官员引导良永至左顺门行叩头礼后,又令东向揖拜刘瑾。良永不拜,径自出门返回旅舍。有人劝良永另到刘瑾府上拜谒,以免生事。良永怒曰:“身可死,官可弃,礼不可屈也!”刘瑾闻之益怒。
数日后,吏部授方良永河南信阳兵备抚民佥事之职。刘瑾矫旨曰:“此缺不系额设,方良永这席如何营补选,著致仕去。”良永自料触犯刘瑾,其祸叵测,故以得准致仕为喜,谢恩即行。其实,此缺实为祖宗额设,孝宗尝申诏必推补有风力者任之,完全是刘瑾矫诬伎俩。
良永既去,刘瑾仍恨不罢手。适逢海南有人上诉一桩命案,因良永尝代理海南兵备职事,欲嫁罪良永,遂奏遣锦衣千户、刑部郎中前往勘问。刑部郎中周时敏主持正义,竭力辨明良永无罪,得以幸免。方良永自此杜门不出,绝口时事。后来,良永的一位同年,系刘瑾党羽,来函告知,刘瑾对其事有后悔之意,并催促良永前来拜见。良永怒焚书信,不屑答复。
明正德五年(1510)八月,刘瑾因密谋叛反被诛。方良永才被起用为湖广按察副使。之后,先后升任广西按察使、山东右布政使。
在湖广时,邑人林俊适为巡抚,正奉命围剿兰、鄢之乱,催促方良永速赴军门谋议军事。良永居蜀数月,对平乱赞画甚多,直到平定后方回署司事。良永禁止欺压商贾的官衙私买,查处马头朱壁等人牟利害民之罪,多年宿弊迅速革除。在广西,任职半年,审理冤案滞狱,法办贪吏,打击富豪,风裁凛然。巡按御史朱志荣,一向挟势妄为,违法乱纪,见良永居官清严,密令同官以重礼笼络,暗示将有厚意。良永毅然揭发其奸,致朱御史被罢官而去。
明正德八年(1513),方良永弟良节升任山东右布政使。开创闽人兄弟同登进士,又同掌一省的先例。翌年,吏部获准依照英宗正统间的做法,考察全国才行兼优、政绩显著的官员十六人,由朝廷表彰,方良永名列其中,奉旨以彩币羊酒犒劳。
舍命为民 痛斥奸宠
明正德九年(1514),方良永由广东按察使转任浙江右布政使。到任伊始,问民疾苦,清除多名奸吏,又取府库羡余代民常供,抑制监督织造内臣的蛮横霸道行径,所省不赀。
良永初到任,便闻近侍朱宁鬻钞攫财、坑害民众之事,心甚恶之。不久,前镇守太监刘璟告知:朱宁钞价意欲倍增。经了解,原先将钞分发浙江十一府,以每钞一元易银二两。朱宁嫌其太轻,欲增至四两。次日,重提此事,良永坚持不可。刘琮离席立誓曰:“我受朝廷厚恩,岂不知此事贻害百姓?只是形势如此,不得不为耳!我即不为,他人必为,百姓依然受害,而我之祸立至矣!”声泪俱下,不能自禁。过两日,再次向良永提出,竟然要求增至三两(即以两万元纸钞兑银三万两)。
面对权贵咄咄逼人之势,方良永退而思之,认为身有官职而不行使职权,必须去职;心虽愤激,但无力挽救,亦是失职,于是请求辞官致仕,不允。不久,闻朝廷新有禁例:势豪鬻钞害人者必罪。良永窃喜此事徐当中止,故楱楱不去,以待其变。不意历经数月,例禁依然不能执行。有司反征询兑钞价急于星火,甚至狼狈为奸,倍而又倍,椎肤剥髓,民不堪命。新任镇守太监王堂提出折衷办法,可将已完兑的二万四千两银截解,以稍微满足朱宁之心。并声称:“前头太监既为朱宁敛财,我不得不为之发送。”
方良永对朱宁鬻钞害民行径,深恶痛绝,同时对宪宗心腹之臣刘琮、玉堂,本可轻而易举地加以阻止,却一脸愁态,无可奈何,一曰:“不得不为”,一曰“不得不解”,助纣为虐,横敛害民行径,不忍缄默。他亦深知,事涉权贵,言出祸随,但念“一身之患害,轻于百姓之荼毒”,故昧死上疏参劾朱宁。方良永《劾朱宁疏》,无情揭发内侍朱宁鬻钞害民欺君恶行,直指明武宗之失,不胜激切痛愤之至,尽现其忠君爱民之心。疏入,通政司私下向朱宁出示,朱宁甚为恐惧。一面留疏不报,一面采取紧急措施,力加掩饰。派遣校尉拘捕一些倚势鬻钞者。以钞值还于民,故作姿态。又假意乞请朝廷下令散还前价。暗地召回前派执行鬻钞太监,再行欺君之事。朱宁原计划于全国鬻钞攫财,浙江、山东为先行之省。不意在山东为巡抚赵璜所阻,浙江方良永亦揭发其奸,于是不得不罢手以自保。
是时,朱宁正为武宗所幸,怙宠藉威,势倾中外,朝廷大小政事,多由朱宁决定,自公卿以下大多谄媚巴结他。举朝屏息,公卿、台谏无敢出一语。方良永却以外朝之臣,讼言诛之,其直言敢谏,震惊中外。
方良永开始草疏时,连妻子亦不知道。进疏十日后,才向镇守太监们透露其事,太监闻之无不大惊失色。其后,反而愧谢良永,并暂缓征价。朝野僚友纷纷赞扬良永之疏。浙江士绅奔走贺曰:“近五十年无此疏也!”时为大理寺卿的莆臣黄巩,致书赞曰:“官钞一疏,足以落权幸之胆而束其手,拔浙东、西数百万生灵垂死中而生之。宇宙间数百年,不可无此一举;朝内外数千大小执事,不可无此一人;丈夫生世如朝露,官爵如雨泡,不可无此一着。”高度评价良永之疏的重大意义及其非凡风节。
至孝孤忠 不苟进退
方良永自知朱宁对其恨之入骨,必加陷害,思念老母,遂连上二疏乞请致仕。朱宁从中径批不允,又私下授意,以示“无憾”。良永曰:“是欲牢笼我耳!”再疏求去。吏部复允。
方良永居家六年,与林俊、郑岳、陈茂烈常游从,悖行礼让,为里俗先。部使者与郡县官司长,亦常向他咨询时政.良永悉心开陈,而不及私事。有时阅邸报,见时事日非,忧形于色。时宁王朱宸濠与朱宁密谋叛反,良永料其必犯安庆(今属安徽),进而攻占留都南京。适逢门生林有禄同知安庆,良永教其秘密防备。不久,朱宸濠果然反叛。人多服良永有先见之明。
明正德十六年(1521),明宪宗病死,世宗登基,朱宁伏法后,方有转机。御史朱节、沈灼皆奏请起用良永,左都御史胡世宗再加荐用,称良永“为人仗义,而不随流俗;舍己为民,而不避权势。有体国为民之志,修政立事之才,与他龌龊自守、惟保名位者不同。”遂擢都御史,抚治郧阳(今属湖北)等处。   
良永为人至孝,念老母年已八旬,身婴痼疾,连疏乞请终养。世宗见奏情词迫切,暂令在家侍养,俟母病痊之日起用,又降旨“待有相应员缺用他”。都御史姚镆奏请,予以破格褒宠。吏部尚书乔宇、户部尚书孙交建议:“良永居官素谨,家无赢余。宜依廉官侍郎潘礼孝养、御史陈茂烈例,月赐食米。”世宗圣旨曰:“方良永既居官素谨,著有司月给米三石养赡。钦此。”良永上疏,以家虽贫犹能自给,供奉未缺,处境亦与潘、陈二臣稍异为由,辞免月米。因已有成命,不准辞却。多年后,老母谢世,世宗遣官谕祭,命有司营葬,又以廉孝赐月米,皆是特例优礼待遇。
明嘉靖六年(1527)七月底,方良永母丧服除后,诏命总理粮储,兼巡抚应天府等地。良永念朝廷之恩,国事之重,闻命即行。于八月初随带家人二名,兼程就道,炎热不避,至浙江衢州府发病。郡府延医诊视,良永自度病势非药力能降,孤身客死无益,不得已连疏乞归。因病情危重,未报急返,九月逝世,年六十七。此前,朝廷推用良永任南京刑部尚书,卒后诏命方到,令人不胜悲叹。朝廷赐祭葬,谥简肃。邑人于荔城故里为其建祠立坊。
方良永入仕三十余年,在官不及其半,居官素谨,以廉洁著称。为人外和内刚,不倚权势,不苟进退;忧国悯民,凛然请命。至孝孤忠,始终一致。清操雅望,上下交誉。(阮其山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弟子规苑 ( 闽ICP备13005814号-1|人工智能

GMT+8, 2019-9-15 14:17 , Processed in 0.134095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